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大嘴棋牌

首页 > 大嘴棋牌官网 > 正文

联系方式

  • contact
  • contact

货币战争之终极目标:金融主权_3

货币战争之终极目标:金融主权

    结束时,国家公共债务都非常低。1978年的债务占当时法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1.2%,然而债务增长的趋势却已经显现出来了。其关键点是1973年1月3日,法国国民议会投票通过了一部法律,史称“蓬皮杜—罗斯柴尔德银行法”。这部法律的出台,彻底改变了法国国家与金融机构之间的关系结构,架空了国家对金融、特别是对本国货币的支配权,从而使法国在不知不觉之中失去了国家金融主权,引发了一系列影响至今的重大金融与经济后果,迄今已积重难返。  

    战后,法兰西第四共和国处境艰难,不得不于1958年请回了二战后解甲归田的戴高乐将军。戴高乐治国理念非常清晰,由三大部分组成:“国家、军队和货币”。而其中问题最大的就是货币。当时法国处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监管之下,法郎几乎不值什么钱,国家欠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大约9亿美元,在当时是一笔巨款。  

    但当时法国货币主权还在国家手中。因而戴高乐上台伊始即发行“新法郎”,并立即使新法郎兑黄金贬值17%,由此启动新经济计划。10年后,法国在实现了经济起飞的同时,于1969年还清了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全部债务。这时的法国经济基本上控制在国家手中,每年170家大企业在政府的组织下制定国家和企业的发展计划。法国中央银行和几家大银行都属于国有。而私人银行则规模较小,其中包括后来迅速扩张的罗斯柴尔德银行。法国国家还规定所有私人银行20%的资金必须交给国家作为保证基金。这是法国体制的黄金时代,核心是国家掌控金融体制,主导经济发展,真正从这一体制中获益的是法国人民。  

    到上世纪70年代初,法国进入黄金三十年发展期的最后几年。当时法国经济发展主要构筑在就业和工业上。国家投资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和基础设施,使经济得以高速发展。与此同时,社会消费模式也为经济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支持。法国民众大量购买汽车、洗衣机、冰箱等耐用品,使法国国内消费强劲。然而到了70年代末,当第一波消费浪潮过去后,法国社会转向旅游、电影等其他消费领域,而制造业则面临停滞。法国与西方其他国家一样,面临着经济发展模式的选择。是注重“资本”——即加强投资和利润分红,还是注重“劳动”——即偏向就业与职工利益。戴高乐提出具有法国特色的“参与”原则,即由企业员工“入股”的方案,使资本与劳动、资方与劳方在企业利益上趋于一致。戴高乐治国方针本来就遭到大资本财团的仇视,因为它们的获利空间遭到严格限制。而戴高乐的这一方案更是被法国上层金融财团视为一个真正的“战争行动”,因为这将进一步严重削弱资本可能获取的丰厚利润,于是他被视为一个必须去除的对手。 

    在国际上,戴高乐则是少数很早就意识到,如果黄金与美元脱钩的话,没有黄金支撑的美元将会迅速贬值。这样,手头拥有大量美元纸币的法国经济与金融利益将受到严重损害。因此,戴高乐是最早正式向美国提出将手头的美元纸币换成黄金的大国领导人。戴高乐甚至公开暗示怀疑美国在滥印纸币,导致保证美元能够自由兑换黄金的布雷顿森林体系已经名存实亡。戴高乐当时曾向美国派出了数艘海军舰艇准备运输黄金。他对政府部长阿兰·佩雷菲特说了这样一句今天看来是走在了历史前面的话:“我们向美国付钱,让美国来把我们买下来。”戴高乐试图扭转这一局面。显然,国际金融财团暗中试图打破金融国界,促使欧洲各位建立所谓“独立的中央银行”,并使各国金融主权被置于国际金融势力的监管之下。而在戴高乐总统领导下拥有相对独立的货币体制和银行系统的法国,正逐渐成为抵御这一计划的最后障碍。果然没多久,法国国内外反戴高乐势力通过一场“颜色革命”——即1968年5月风暴——将戴高乐逼下台。  

    戴高乐下台后,法国于1973年1月3日由财长瓦雷里·吉斯卡尔·德斯坦向议会提出了“蓬皮杜—罗斯柴尔德银行法”草案。在此之前,法国金融活动都是在法国国家中央银行主导下进行的。其模式主要是国家向中央银行无息或低息借款,用于日常行政开支,或根据经济发展的需要,通过中央银行发行各种长期国债,用于建设如高速铁路、高速公路、核电等国家急需的大型基础设施,对这些涉及国家经济和安全命脉的领域进行融资、开发。从行政结构上来说,在戴高乐时代,法国国家一直控制着国家金融主权,法国国家中央银行听命于法国政府,这与英国正相反。  

    在这种结构下,国际私人银行体系与法国国家债务没有直接的关系。这样,国际金融势力就无法染指法国金融市场。而当一个国家没有债务或债务很低的时候,这就等于把国际金融财团用以牟取利润的“原材料”剥夺了。因为“债务”就是这一“原材料”。就像石油公司靠石油盈利一样,金融财团靠债务牟利。于是,如何设法使法国从一个无债务国家变成一个债务国家,就成为60年代末国际金融财团的一个重要目标。“1973年1月3日银行法”就是为达到这一目的而被蓄意“制造”出来的。  

    这部法律的一项关键性条款,就是限制法国国家以几乎等于零利率的方式向法国国家中央银行借款,其理由是“为了限制国家无节制地借款”,因为“无节制地借款必然会造成恶性通货膨胀”。问题是,这部以“反通货膨胀”为理由的法律出台之前的1952至1973年近二十年间,法国的通货膨胀率仅3.5%,实在看不出制定这部法律的需要。而正是在“防止出现恶性通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列表

公司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