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地图

大嘴棋牌

首页 > 大嘴棋牌下载 > 正文

联系方式

  • contact
  • contact

货币战争之终极目标:金融主权_6

货币战争之终极目标:金融主权

    国历史上有名的“光荣三十年”的高速经济增长期。但法国精英阶层却对这样的事实视而不见,反而一心要“改革”和“现代化”法国金融机构,进而埋下了法国巨额国家债务的“定时炸弹”。正因如此,法国学术界和政界目前正在对这部法律进行着深刻的反思。

    金融主权被易手的特征

    我们通过一个政权被推翻,再逆推其被推翻的理由时,发现金融主权可能是其中的一个重要甚至是唯一的原因。这样我们就理解了今天战争和“颜色革命”所遵循的逻辑,从而分析出当今及未来世界格局的走向。但对于如何定义一个国家的金融主权是否仍在其国家手中,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目前似乎并没有一个固定的定义和说法。我们大致可以提出,一个国家的金融主权是否还控制在自己手中,主要特征就是看国家还能否根据本国经济的需要,指令本国的中央银行发行信用货币,并主导本国货币兑换外币的汇率。从法国的例子,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1973年1月3日通过的《银行法》限制了法国国家向中央银行无偿或低息借贷的权力,迫使国家向私人银行以4%的利率借款,而私人银行再以低于1%的利率向法国中央银行贷款;也就是说,在法国中央银行与国家之间被安置了私人银行作为中介,从而使国家每借100法郎就要凭空支付给私人银行4法郎;私人银行一进一出,就凭空可以获利3法郎。这样一种结构设计实在是太有利于私人银行了。由此我们也就发现,法国的金融主权实际上已经易手,法国国家发行货币的主导权已经被从国家手中夺走。  

    众所周知,法郎自2000年起让位于欧元。事实上同样的模式也已经通过里斯本条约第123条款原封不动地转给了欧盟。因此,欧洲各国特别是欧元区国家,在金融主权问题上同样面临着法国当年所面临的问题。从这个角度出发,欧盟——特别是欧元区——只能算是金融主权半独立的国家集团。  

    金融主权的掌控方式多种多样,除了真正将货币发行权从国家中央银行手中转移到私人资本那里之外,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通过汇率来控制或主导一国的金融主权也是一种形式。目前国际通行的汇率机制多种多样,有浮动汇率、受管理的浮动汇率、固定汇率以及联系汇率等多种机制。从理论上来说,只要存在汇率机制,资本就可以进行通过汇率来操纵一国的金融走向,但前提是该国金融处于开放状态。  

    金融是一个普通民众甚至包括掌握着国家政权官员都很难进入和理解的领域。而美国国际金融财团正是利用金融的这种专业性和难以搞懂的特性,总是竭尽全力“忽悠”世人。法国国民议会在投票通过造成法国金融主权悄悄易手的《银行法》时,绝大多数议员根本不了解自己投下赞同票意味着什么,会对法国经济造成何等样的冲击和影响。而所有使用民众可理解语言来解释这一切的人,都会被扣上“不懂金融”、“非专业”、甚至“阴谋论”等我们已经行以为常的大帽子,目的就是要继续将金融和金融主权隐藏在他们变戏法的黑长袍底下。  

    中国金融主权至少迄今为止掌握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手中。但很多金融专业人士也已经在分析,中国金融主权目前是否也面临着被暗中易手的风险?有专家提出,大量外资进入中国,实际上在迫使中国过量发行人民币,实际上也是对中国金融主权的一种侵蚀。用资本进入的方式,利用人民币兑换美元的固定汇率机制,来间接地控制中国的货币发行,也是一个创举。它提出的是一系列的问号:当美元进入中国时,中国不得不发行相应等价的人民币进入流通市场。然而当外资突然在短期内大量流出时,过量的人民币在市场上流通又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呢?它对一个国家货币发行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呢?它对人民币的汇率又会形成什么样的影响呢?人民币与美国是固定汇率,恰恰是最有可能被攻击的模式。中国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的调整造成人民币的贬值,到底是目的是通过贬值来提振低迷的出口而“发动一场货币战争”呢?还是人民币因股市和房市泡沫面临险境而不得不贬值甚至还没有贬到位?中国最近发生的股市波动、汇率下调以及习主席不久将对美国的访问,究竟是在遭受一场金融攻击呢?还是在主动地以攻为守,甚至在“反剪美国的羊毛”?  很多迹象表明,目前中国经济虽然出现了放缓的迹象,但相比世界其他大多数发达国家和金砖国家,中国的经济增长仍然处于相对稳定状态。因对人民币汇率中间价进行调整而造成的人民币贬值似乎仅仅是一个暂时的现象,就如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所谈,中国外贸仍然保持较大顺差,经济基本面并未发生实质性变化,因此人民币不存在长期贬值的可能性。所以,货币战争似乎并没有——至少没有从中国——爆发。  

    但这并不意味着“东线无战事”,并不意味着中国的金融主权就不会遭到外来攻击。或“和平演变”——如同法国那样。  

    令人遗憾的事实是,在金融领域,我们目前恐怕尚不是美国华尔街的对手。全球金融规则是华尔街制定的、论资本华尔街比我们更为雄厚、华尔街呼风唤雨的能耐显然还不是我们能够望其项背的。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谨守金融主权的底线。在不知前线情况如何的背景下,我们至少可以严守资本边界,在未知彼之前,正如曾吃尽华尔街之苦的拉丁美洲所告诫的那样,谨慎对待资本市场的全面开放。

相关内容列表

公司产品